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吴统领其实一直守在密室外,里面的对话他听的一清二楚,当然这也是皇上的命令,牧王爷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夏小麦毕竟是女人,虽然没有让侍婢跟随,牧王爷却是安排了两个小丫鬟在院子外面候着。

    他赶紧召了两个小丫鬟进来,扶起了因头疼而昏沉虚弱的夏小麦,先进了一个小房间中休息。

    “王爷,刘夫人这个情况……我们还将她带进宫吗?”

    吴统领犹豫的看着牧王爷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们还是先进宫回禀皇上!”

    牧王爷微微思忖,便带着吴统领和曲临江回宫复命。

    深夜里,皇宫各宫的灯火也熄灭了不少,一片谧静。然而御书房里却依旧亮着烛光,皇上正在等待牧王爷他们来见他,关总管和高公公也在外面候着。

    乌雅的证词实在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,先不说证词里面存在的问题,光是幕后主使是镇远大将军夫人,这样的事情就已经牵扯了太多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妇人,顶多还算半个商人,能掀起多大的浪?

    任何了解朝政的人,一眼就会联系到萱王、党争甚至是边境战事!

    不管乌雅说的是不是真的,这件事情现在都不能摆到明面上来。幸好牧老王爷回来了,不然皇上甚至都不会让曲临江来审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皇上,牧王爷,吴统领,曲大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关总管在外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皇上本在闭目养神,一听光总管说的话,立刻睁开了敏锐如狼的双眸。

    “参见……”

    牧王爷进来便要下跪行礼。

    “叔父!”

    皇上一直很敬重牧王爷,没有牧王爷的支持,他也不可能有今天!

    昨日牧王爷秘密回京,便被皇上急召进宫,奈何当时曲临江的审问已有结果了,皇上面对惊人的审问结果,只能将这些交给信任的牧王爷。

    牧王爷赶路匆匆不说,甚至都没能好好看看自己中毒昏迷的儿子,就来处理这件事情,皇上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。

    皇上赶紧扶起牧王爷,让他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俩也不用跪了!曲临江,详细说一说过程!”

    他冲着吴统领和曲大人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曲临江将笔录递给关总管,然后细细的描述自己的审问,以及夏小麦和乌雅的回答。

    花了大半个时辰,曲临江才细细的说完,他心底有些忐忑,这样的事情,皇上选择他来办他自己是知道一部分原因的。

    曲临江四十来岁出头,却已经成为了刑部的主司,再过几年,必然是尚书人选,一品大员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被皇上看重,一方面是他能力卓著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没有依附任何皇子。当然朝廷上,也就是太子一党比较明显,萱王等其他王爷倒没有明面上的党羽,不过皇上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皇上突然秘密的让自己处理这么重要的事情,曲临江一方面高兴,但更多的却随着了解的深入而心惊。

 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