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——皇宫大门处,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女子,丝毫没有畏惧感的朝着皇宫的大门走了过来,几个侍卫很自然的拦下了她,可是在她抬头的那一瞬,那几个侍卫全部惊呆了: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都赶紧乖乖的让路,那个披着红色斗篷的女子就那么正大光明的走进了皇宫里面。

    一路走去,宫女太监,巡逻的侍卫在看到她以后,都开始惊慌失措,仿佛大白天见到了鬼一样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篱落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那个太监颤颤巍巍的说:“君,君,君主在水榭上的走廊里,和,和,和和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神秘女子继续的往前走,似乎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,熟悉到闭着眼睛也可以走完。

    ——走廊里,鬼萌和他并排走着,鬼萌不知道为什么,父王总是喜欢在这里徘徊,不禁问:“父王,你为什么总是在这个走廊里走来走去?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?”

    他露出了无奈的笑容,听下了脚步,转身看着已经结冰的画面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,说:“因为,在这里,我爱上了她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天空中隐隐约约的飘起了雪花,鬼萌开心的大叫着:“哇!父王,你看你看,下雪咯,下雪啦!”

    他却无处话悲凉,看着空中的雪花,脑海里还清晰的记录着与她在雪中漫步的情景。鬼萌惊喜的看着空中雪花,无意的回头的那一瞬间,看到了一个身影,让云希睁大了双眼,激动地都快要蹦起来了,因为站在这一头的正是消失了四年,让父王找了四年

    ,愤恨了四年,抑郁了四年的笨女人,云云希!

    和那日一模一样的穿着,仿佛是从冰洞中解封了,红色的斗篷上还有雪花。

    “父王,你快看,那是谁!”

    鬼萌站在一旁兴高采烈的大叫出声,在篱落转过身子的那一瞬,一个熟悉的身子扑进了他的怀中,刚才,他好像看到了那张脸的闪过。

    云希扑进了他的怀中,紧紧地抱着他,哭着说:“对不起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愣住了,这一切仿佛都在做梦一样,他有些木讷的抬起了双臂抱住了她的身子,这感觉,是她 ,这熟悉的感觉,这熟悉的味道,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你吗。”“是我,是我,我回来了,我舍不得你,我好想你啊!”云希下巴垫在他的肩上,看着身后的还在搞怪的鬼萌,不自觉的一笑,鬼萌正在吐着舌头,仿佛在嘲笑她 羞羞脸

    。听到了她的声音,他狠狠地抱着她,很久都没有松开,四年都没有见过她了,四年都没有与她相拥过了,他的心中汹涌澎湃,但却发泄着自己不满:“你知不知道,我真的

    很想掐死你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很想你,很想很想你,我就回来了,我离不开你,离不开萌越。”云希听着他的声音,高兴的又哭了。

    “四年,整整四年,你去哪儿了。”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